這幾星期咳得很厲害, 西藥吃不好, 唯有轉吃中藥. 最怕中藥那種苦, 一喝苦茶, 自不然連打幾個乞次冷震. 哲哲溫柔的說:

「媽咪, 你係咪凍呀? 洗唔洗著多件衫呀?」

 

某日沖完涼出來的時候頻呼好凍好凍

「爸爸, 媽咪好凍呀, 你快d幫媽咪開暖風機啦」

 

吹頭後, 哲哲說我的頭髮很亂要幫梳頭, 於是交了一把扁扁的密齒梳給哲哲. 哲哲一路梳一路喃喃自語...

「好似搽緊牛油咁丫..」

(err...當左我個頭係方包多士嗎???)

這晚在大快活吃了個韓式鑊仔飯, 已經提醒過哲哲要小心燙手, 豈料好奇的哲哲最終還是用手摸了摸, 燙親了

「嗱, 我都話左啦, 你都唔聽人講係要手多多, 依家試過知道熱, 證明我無呃你啦」

「媽咪, 咁你食飯時都要小心熱親手丫...」(眼帶點淚光, 看得出哲哲得到教訓了)

(還以為哲哲會不甘心我責怪他, 誰知這個人仔比我輕責卻還細心的提醒我, 著實有點不好意思...)

 

某日哲哲突然嘆氣...

「媽咪, 我好想做大人丫」

「點解呢? 大人無咁多玩具, 大人無得抱抱, 大人要返工無得成日放假去玩喎...」

「我想飲牛奶咖啡, 我想飲汽水, 我想玩電腦, 我想自己食一個餐. 大人可以做好多野, 我依家仲係小朋友, 好細個好多野都唔得既, 要好似爸爸媽咪先可以. 我要食多d飯飯聽日變大人生高d就可以啦!」

(哲哲, 當你大個之後就想變返做小朋友架啦, 現在好好享受做小朋友的樂趣吧~)

 

「媽咪, 我地不如煮左爸爸黎食囉?!」

「下? 爸爸係人黎架bor, 唔食得架」

「可以~~~爸爸係野食黎架」

「咁你想點煮呀? 炒? 蒸? 炸?」

「我地將爸爸切切切, 切到一舊舊先, 之後再用水煮佢黎食, 落少少鹽, 咁就好好味啦」

「衰仔, 煮我黎食! 咁媽咪呢? 媽咪唔煮得黎食咩?」

「唔得, 媽咪係人黎架, 唔食得架...媽咪媽咪, 不如我地煮埋白豆, 我地今晚食白豆煮牛肉囉?!」

(煮爸爸仲煮埋白豆...兩餸一湯乎??)

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