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吃過早餐, 和哲哲到公園玩耍時, 才剛去到公園我肚子有點不適, 想回家辦大事, 但哲哲剛剛來到公園想玩一陣

「哲哲, 我好肚痛想痾臭臭」

「媽咪, 果度有廁所架, 你快d痾左先啦」

「但係我覺得果個廁所好污糟, 我唔敢去架, 不如我地唔好玩啦, 我想返屋企痾丫」

「但係我好想去公園玩嘛...」

「但係我真係好肚痛真係好想返屋企嘛...」

各不相讓之際, 哲哲說...

「不如你瞇埋眼痾啦, 咁咪見唔到囉」

「唔得! 瞇眼時我咩都睇唔到, 萬一跌左我個pat pat落去potty沖走左我個pat pat咪幣?!」

(哲哲諗左陣) 「咁好啦, 我依家同你返屋企痾臭臭先啦」

thanks god! 我都知剛剛黎到, 咩都未玩就話走真係好掃興, 所以有點感動哲哲咁體諒我...雖然係因為屎既關係...

 

最近哲哲常常半夜尿片透底, 衫褲床單都濕了要我半夜起身幫手換乾淨. 哲哲沒受影響轉頭就訓, 而我就因為睡得不好早上要賴床

「媽咪, 夠鐘起身啦, 太陽伯伯出黎啦, 你再唔起身會比我笑你懶惰豬架啦」

「唔...你比我訓到時針指住2啦, 咁我就起身啦」

當時針指住2時...

「媽咪, 起身啦, 支針指住2啦!」

「未未未...仲有半分鐘先到2...你見唔到咩?」(根本在耍賴想繼續訓...)

又過左數分鐘, 時針已經快指住3了...

「媽咪, 你係咪呃我架? 都已經指住2啦你都仲未起身既!」

「咁我訓緊覺lee埋左對眼又點睇到指住2喎, 你應該幫我望住叫我起身嘛, 係咪丫?」(推卸責任中)

「哦, 咁下次我望住先叫你起身啦」

「計我話下次你應該夜晚急尿要起身去廁所, 賴到濕晒要我半夜起身我好辛苦架」

雖然有點卑鄙姓賴, 不過我真係好眼訓丫嘛...

 

這兩天哲哲發燒要留家休息, 不用上課的哲哲可以在家整天痴住我, 明顯很開心

「哲哲, 你鐘意返學定鐘意o係屋企丫?」

「我鐘意o係屋企多d」

「點解唔鐘意返學既? 你唔係好鐘意景聰同曾子朗一齊玩咩? 你唔返學見唔到佢地, 又聽唔到老師教唱歌架啦」

「係, 我鐘意同媽咪玩多d. 不如我地一陣玩包剪揼囉? 之後我地玩uno丫...同埋我地可以玩扮靚同埋講故仔, 你想玩邊樣先丫?」

「如果你唔鐘意返學, 不如我同老師講話你以後都唔洗返啦, 但係講左之後, 就唔可以再見到老師同埋同景聰佢地一齊玩車架啦」

「好呀, 我大個仔畢業架啦, 唔洗再返學架啦」

聽到哲哲喜歡同我玩多d我都好開心, 但又覺得佢亦應該有自己既生活/學校交朋友既圈子, 既然哲哲不喜歡上課而暑假快要來臨, 倒不如慳了兩個月的學費, 提早和哲哲放暑假, 天天都去游泳去圖書館吧^^

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