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5

昨天沒有摸成, 心有不甘, 哲爸突然想起小時曾和老爺奶奶一起到西貢泥涌摸蜆, 於是這早在天文台查了水退的時間就起行!

1.jpg  

帶了輕便行裝, 下身換了泳褲, 我們從家步行不用三十分鐘, 在西沙茶座對面有條小徑入去泥涌, 沿途天都黑晒好擔心行到身水身汗入到去先黎落雨...

DSC00928.JPG  

終於都到左啦! 因為剛剛水退, 近岸的部份很多蠔殼, 每行一步都要很小心. 聽哲爸說小時他和表弟們在這裡摸蜆, 達達一個不小心膝蓋遭蠔殼劏開, 水流如柱, 入急症縫了十幾針...(男孩子就是時不時有這些嚇人攞膽既頑皮野emotion)

4.jpg  

這天摸蜆的人不算多, 海岸線對出有人揸車泊在一邊正在放風箏~

聽說泥涌(其實唔單指泥涌, 好多地方都係)因為被人過度摸蜆, 現在幾乎摸不到什麼了, 就算摸到那些蜆都是很小很小, 而且很多泥. 哲爸說以前會和老爺奶奶摸完一桶桶蜆之後, 浸過夜之後炒蜆來吃, 不過大的肥美的蜆都給人摸光了, 餘下小的或許等不到成年又給人摸走, 令我不禁想, 摸蜆無疑是個親子的好活動, 但這樣做好像正在破壞生態環境, 很矛盾~

2.jpg  

除左摸蜆, 望望地下突然會有一個個洞無故出來, 留心一點會看到有微小的寄居蟹在動. 在街市哲哲看過大的蟹, 這次卻是第一次看到如指頭般細的蟹毛. 起初哲哲知道是蟹來的有點害怕, 因為他記得我提過蟹鉗的厲害, 不過我們一再輕力掂下隻蟹仔以示安全, 哲哲也就敢拿上手看了

3.jpg  

當哲爸教哲哲如何摸如何掘的時候, 哲哲用鏟無差別的將泥深深的掘出來, 無意中「連蟹帶竇」將蟹大哥鏟了出來, 可憐蟹大哥被人拆左個竇, 無安居之所...

呢隻蟹足足有哲哲手掌咁大, 而且仲好惡!(緊係啦, 比人拆左個竇喎), 看到牠死命鉗實我地個鏟不肯放, 睇相都不足以印證佢有幾兇狠, 去片!

 

看到哲哲默默的掘沙摸蜆, 哲爸沉默起來, 感慨說今天的自己就像昨天的老爸, 要是天上的老爺看到也一定會很感觸. 我說現在的我們, 此行此舉像是延續生命, 將老爺和哲爸共同擁有的回憶延續到哲哲身上, 或許將來哲哲有自己的兒女時, 也會想起此刻的我們, 將回憶一直的延續下去吧...

5.jpg  

見開始水漲, 我們象徵式只帶走了一隻蜆及蟹回家. 回程路上在公廁清洗乾淨就搭小巴走了, 泥涌這個地方對我們來說又近又方便, 不用擔心滿身污泥仲要無車返屋企...

至於隻蟹同隻蜆既下場...當然未死啦~ 我們第二天用桶養住帶到學校和其他小朋友分享, 老師說小朋友們都很興奮覺得很有趣, 因為他們很少有機會可以近距離接觸到蟹同蜆, 甚至有小朋友連這兩樣東西也不知道. 而哲哲也很樂意分享如何摸同埋「拆竇」既經歷, 講到眉飛色舞呢~

有機會的話, 很想到其他地方再摸過, 自從墾丁之行哲哲吃過花甲之後, 就很想自己親手摸蜆之後叫我煮來吃呢~~

小貼士:

- 摸蜆還是用鐵鏟較就手, 用來玩沙的太膠, 不受力很難掘

- 下身最好著泳褲, 因為一蹲低的時候pat pat就會掂到水濕晒

- 去之前要上天文台查看水退的時間先, 錯過時間水漲到成個泳池就白行一轉了

- 聞說每逢初一/十五就會退潮多蜆湧上岸, 是真是假請各位試過話我知~

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